认�出人还认得瓜 这��人为“�瓜群众��务一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天津理工大学信息门户_上饶师范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杭师大教务处
阅读模式

   全心全�为“�瓜群众��务

2019年1月,海�,�行在为���院士(中)�寿。�访人供图

  今年89�的中国工程院院士�����失�了自己的记忆。她已认�出人了,但那些有关�瓜的记忆还在,在她的大脑中顽强地�阿尔兹海默症抗争。

  �些年,�到瓜熟蒂�季节,她会给��事挨个打电�,��瓜地看看。最近几年,她的记忆力更糟了,���到瓜��粉的季节,她会念����地里�粉。有时,她会把儿�误认为�事,询问瓜田里的进展。

  “她对瓜特别痴迷,一辈�都放�下瓜。�西安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的退休研究员��新说,“全国�地�瓜的人都����,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人�。�他��,����女儿都忘记了,�能�毫�差说出自己选育过的那些瓜的�字。

  �今的“�瓜群众��时�地都能买到新疆甜瓜,很大程度上�这�在�庆度过晚年的失忆�人有关。���是中国在西瓜和甜瓜育�领域唯一的院士。她年轻时�北京跑�新疆�瓜,这个举动��改写了中国的西甜瓜产业:她开创了新疆的西甜瓜育�事业,主�选育了30个��,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,她培育的西甜瓜��以��行用这些��培育的“��孙孙�,���积覆盖新疆主�商�瓜产区的80%。她打破了“橘生淮�则为橘,生�淮北则为��的魔咒,让新疆甜瓜的��区域拓展到东部沿海地区。

  她甚至确立了多数人对“哈密瓜�的�象。�她的�事廖新�介�,�方人普��象里,新疆哈密瓜以黄皮红肉为标志,其�哈密瓜有�皮和白皮,�肉有绿色也有白色。黄皮红肉,是“皇���其�代的主�特点。

  “皇��系列指的是���培育出的最�功的甜瓜��。这个系列有很强的适应性,在20世纪90年代�为全疆���积最大的��,远销海内外。

  更��的是,“皇��系列�了新疆甜瓜育�最为��的亲本�头——�物�交所选用的个体,人们�在�断孕育“皇��的�代。

  ���是1949年�西�农学院(�西�大学)�蔬专业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之一。在这所学校20世纪50年代的毕业生里,她是�就�出的“三剑客�之一,�外两�是“�交水稻之父��隆平和蚕业科学界唯一的院士�仲怀。�����隆平�一年级,日�这两�高�生都下了一辈�地,一个瓜农,一个稻农,分别影�了中国的瓜田和稻田。

  大学入学学�表的照片上,���笑脸盈盈,一头短�。入学�她是长��,�学们觉得她漂亮,喊她校花。她把头�剪�,�想�“校花�。

  当她大学毕业,西�农学院一度希望她留校工作。但她婉拒,�由是——“我家三代人都是教师,我��生在学校,长在学校,没有出过学校大门。我多么�往,也需�到基层,到农�,到边疆,到广阔的天地�锻炼��

  临毕业时,她曾看到学兄学��新疆�寄�的书信,其中�到新疆是瓜�之乡,园艺人�匮�。�新疆的念头,�瓜籽一样�在她的心里。

  毕业�她先是�了�西�农�局,���到了当时的中共中央农�工作部。�逢新疆的领导到北京�人�,她�主动争��新疆。对她而言,在大机关��“首长的教诲�,�引力远�如在生产一线学以致用。

  1955年11月,25�的���如愿以�,�乘大�车�了新疆。

  她最终�到了��番地区的鄯善�,担任�农技站副站长,开始�集瓜�资�。鄯善����番盆地的东侧,西��焰山,�季最高气温�近50℃。

  她的学生�新疆农业科学院哈密瓜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冯炯鑫说,在20世纪50年代,新疆甜瓜虽然�质好�糖分高,但易生病�产��,大都�在本地的地摊市场里自销。在瓜�资�最为丰富的��番盆地,�家�户都�瓜,但大多���民间代代相传的��技术任由瓜自然生长,��体系。有时候,农户们在地里看到一个瓜,就��家�,致使��混�,�出�的性状�一致,一些瓜�处�濒�境地。���在那里�集和挽救了一批濒临�迹的资�。

  “她在新疆,特别是��番,影�特别大。在农�大部分人都知�她。�冯炯鑫说。

  �到鄯善�,���绕��焰山脚下的��,挨家挨户查看瓜地。

  第一次在鄯善农家�,�乡端上一盆手抓羊肉,这个生�武汉的�方姑娘爱�鱼虾,��惯羊肉,�了一�就跑到门外�了。晚上�在毡�铺的热炕上,被虱�咬得浑身�痒,她翻�覆�难以入眠。

  天长日久,她学了一��利的维�尔语,觉得新疆的羊肉比什么都好�,身边虱��多,倒头就能呼呼大�。

  �说几百里外的底�儿乡有一��奇的甜瓜,她和一��事�人带上一�馕�一壶水就出�,穿过�焰山,穿过戈�滩。到了晚上,为了�开狼群,他们借了烧窑人的毡毯,�在废弃的窑�边。他们整整走了3天,�找到一个�奇的甜瓜。

  多数时候,她�这样��两�腿�走访农户——戈�滩中�地表高达80℃,烫得毛驴都�敢下蹄�。

  晚上整�资料时,蜡烛在高温下�软,无法直立。她�鼓出土方法,��儿井里打�清水,淹没下�截蜡烛,给蜡烛�温。

  在新疆的�几年,���燃烧了无数根蜡烛,走了300多个��,整�出地方��44个。

  她会�钱买�那些��的“好瓜�,�是为了�腹之欲。她详细记录这个瓜的特点,�����皮��形�网纹分布,到主蔓和�片的颜色和形状,�到切开�的�肉颜色和�皮�度,最����感。一切完毕�,瓜籽用�育�。

  她买过太多的瓜,以至�她感慨:“到瓜熟的时候,我的工资都没有了。�

  这份工作让她�下了胃病——肠胃病至今�在折磨她,部分�因在�,饿时她把馕放在水里泡软,�起���,继续�下一个�找瓜。

  ���之���解释,当时那些人没几个没有胃病。他们常常居无定所,一整天都��上饭,�身�带的干粮�是冷食。有时候���和丈夫�其�工作晚了,饭点已过,夫妻俩胃疼得一起在床上打滚。

  �其�本是北京农业大学(�中国农业大学)研究�麦的研究生,为了支�妻�的甜瓜事业,告别了�麦的主产区,�了新疆。����忆,上世纪60年代,他曾�过父�在家里交���体和多�体等育�技术,这在�赖�天��的年代,是很超�的事。在精通�传工程学的丈夫的��下,���开始培育无籽西瓜。

  ���曾这样�顾自己的工作:“人们都说我是酿造甜蜜的人,说我是‘西部瓜�’。其�我选择西甜瓜育���的苦难远远大�甜蜜,但我无怨无悔,这是我自己选择的�路,我在干两个人的工作,我身上承担了太多的�任。�

  两个人的工作,指的是她和丈夫�其�。1986年,�其�的胃癌已�到了晚期。病床�,���自责常常下乡,外加�件有�,没有照顾好丈夫。

  “我们�农业的人就是‘一根筋’,傻得很,�得�寂�。����的�事这样概括。

  这些年里,���最“一根筋�的习惯,是�天都下地。�早上六七点钟天刚放亮,她�以一直在地里待到晚上10点日�,记录瓜的生长和性状。

  她的�事�海波2002年加入这个团队,一开始��解她为什么�天都��瓜田。他����白,农业科研必须在地里�能�一观察到育��代�一株呈�的�异,“得天天�看�能观察到。蹲3天,腿基本上就适应了。�

  这个习惯�自���在西�农学院的�师刘佩瑛。在她的�象里,刘佩瑛�天早上必到蔬��验地里观察,将培育的蔬�水�当作自己的孩�一样照顾。

  �她的�师一样,���挑选出优质��,固定性状,并�国外引进抗病的���本土���交选育,看�这些��的�长。“我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到这个瓜在农民地里长得特别好,我就觉得就�自己的孩�一样,它能为人民�务。�

  在新疆,一次选育需�一个生长季节,而一个生长季节一年�有一次。选育一个优良��需�8到10年。1973年,担任��番�农技站站长的���自�决定�海�开辟“��北育�基地,利用海�岛温暖的气候,加速育�速度。

  这�味�,她得放弃在新疆稳定下�的生活,�个候鸟一样,秋冬在海�,春��新疆。

  她在海�也�个拓�者。�件比她�到新疆时好�了多少:基地设在�三亚40多公里的一个农场,附近居民��瓜�,没有�所也没有洗浴的地方。

  团队�员曾形容:“一般女人在这里�3天就想走,�一周脾气就会�,�3个月一定会疯���

  更让人头疼的是,新疆的甜瓜�在海�的土壤里,抗��当地的病害,还容易被雨水淹死。

  ���有了新的想法:她�能�在海�育�,还�想�法把新疆的甜瓜��改良�适宜当地��的甜瓜,让海�瓜农�益。

  她开始兴建大棚,在大棚里�瓜,�功防�了海�的�虫�雨水�狂�和病害。有当地农民好奇地趴在大棚外,学习她如何�瓜。

  “��北育�使���所培育的新��的抗病性�适应性�整�度等较���大幅度�强。1995年�,���团队的西甜瓜�殖�速到一年三季:春�在新疆�一季,秋冬在海��两季。

  �使是到了晚年,����在�出新的育�计划。她把�一年的育�都看得特别��。�海波有一年把���交�错了,她很生气,担心影�育�时机。80�的生日会上,她许下两个愿望,都跟瓜有关。生日会�,她�下地�了——�为��愿望而下地。

  但81�那年,她没有�兆地糊涂了,记忆力一��丈。

  ���能�过往的�月猜测病因:�亲在新疆工作的途中��过车祸,�过开颅手术。他把�亲�到了�庆。她终�告别了瓜田。

  20年�,���希望培育出红皮甜瓜和酸味甜瓜。这是一个在业内很时髦很超�的育�目标。红皮甜瓜如今处�选育阶段的�期,酸味甜瓜则已�上市,�感�是“甜瓜泡在酸奶里�。

  但���已�完全�记得这两个目标,�是�尔看到��或咖啡时,她会�露出想�的�愿。

  在30多年�的新疆,冯炯鑫有时候会看到����出一瓶����,咕嘟咕嘟�几��下地。那个年代,这�饮料得到当地最大的饭店�能�到,她特�托朋��北京寄�。她还习惯在下地�冲上一�咖啡,加点白糖,用���。 “�地太累了,她需�补充糖分。�

  如今,当所有的记忆都丢在脑�,补充糖分的习惯还跟�她。

  中国�年报·中国�年网�习记者 �� ��:中国�年报

�编辑:刘羡】

猜你喜欢